带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内讧雷士照明陷断供危局生产时断时续内讧雷士照明陷断供危局生产时断时续【法莎莉】

发布时间:2019-08-15 09:31:24 阅读: 来源:带轮厂家

内讧雷士照明陷断供危局 生产时断时续内讧雷士照明陷断供危局 生产时断时续

连日来,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奔走于穗、渝两大厂区之间,展现出游说供应商恢复供应链的姿态。中国证券报记者在调研中发现,停工、断料对公司造成的困扰,可能比公告中的描述更令人担忧。

“上周末,雷士照明办公大楼的东侧两个分厂短暂停工。”在惠州工厂,一位工业园区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没有原料是停工的原因。另有受访的雷士照明工作人员也主动提及,上周末惠州厂区第四厂和第五厂有停工的情况。

有一位受访的雷士照明工人表示,近期连续休假,不清楚状况,但近期确实存在物料短缺,以致影响加工“开拉”,至少在本周一上午,因原料问题致使9点多仍未正常做工。

在14日公告中,雷士照明认为,工厂的存货可以维持生产“一些天”,并且在有必要的情况下,公司“有能力”寻找到合适的替代供应商。然而,现实情况更可能是,供应商对雷士照明的断货影响正在发酵。

此前,雷士照明公告称,“万州工厂和惠州工厂共有约50名原材料的关键供应商。现在,约25名已明确表明将不再向本公司供应原材料”。如果情况无法解决,将对“业务运营及财务状况造成实质影响”。

断料冲击波的效应已经显现。20日午间,中国证券报记者在惠州工厂守候了一个小时,目测走进厂区的人数可能仅有寥寥数百人。雷士照明工作人员在闲聊中也透露,目前厂区工作人员只有一千多人,因为原料和订单出现缩水,人数在近一个多月有明显的减少。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厂区从数个渠道了解到,几年前在高峰期时,雷士照明惠州厂区工人或超过3000人,而近期人员锐减的速度更快,许多工人纷纷辞职。

一位当日休息的雷士照明工人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目前底薪为950元,一个月能拿到1700-1800元,刨除吃饭等支出后所剩无几,此前参与罢工时提出的加薪要求目前也没有实现。连雷士照明厂区餐馆工作人员也表示,工人收入低、人数减少,致使生意不好做。

吴长江还有几张牌?

对于供应商减少原料供应的做法,一位受访的雷士照明员工说:“供应商对吴长江非常支持。”他并不赞成“供应商听吴总话”之类的表述。

吊诡的是,雷士照明董事会此前指控,吴长江在IPO时协助一些员工和经销商聚集资金购买股票,并未明确提及吴长江与供应商的往来情况。此时,供应商却对雷士照明的生产经营形成又一个钳制因素。

据媒体报道,20日下午,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在重庆与超过40家供应商召开沟通交流会。吴长江希望供应商一如既往地支持雷士。部分供应商表示,会响应要求,有条件恢复供货,但若在特别股东大会后吴长江还无法回归雷士,将不再做雷士的生意。

在惠州工厂,中国证券报记者看到,员工依然一如既往支持吴长江,至少厂区赫然陈列的十一根红底白字的条幅包含着这样的信息——雷士照明办公大楼悬挂着四条足足有四层楼高的竖幅,门前广场也打着六条横幅,上书诸如“灵魂领袖吴总掌舵,复兴家园指日可待”、“热烈欢迎我们的精神领袖归来”等相似内容;踏入办公大楼,第十一条横幅跃然入目:“欢迎王者归来”。这一切,均带给公司或外来者一股宣告的意味,甚或是向目前董事会的示威。

“这些条幅是上周五悬挂的,我们吴总已经回来了,但是今天高管都在重庆开会。”对于员工这样的表述,中国证券报记者不免惊讶,因为无论港交所还是公司都没有宣布吴长江任职的最新变动。在对雷士照明惠州工厂的走访中,类似存在偏差的描述并不鲜见。

经销商也是吴长江的一张牌。有评论指出,吴长江有两个王国,一个是地上的上市公司,一个是地下的经销商王国。此前在2005年的控制权争夺中,吴长江正是在经销商的支持下,挤走了另外两位股东。

政府介入的传言似乎给吴长江归来增添了又一道保障。据媒体报道,在重庆与供应商的沟通会结束之后,当日下午重庆市某主要负责人约见了他。如果地方政府介入调停,雷士照明的股东纷争就可能出现根本转机。

外资股东进退两难

当前丧失公司控制权的局面,与吴长江本人的态度其实有一定的联系。他曾经不止一次公开表示,“雷士绝对不应该是我一个人的雷士,应该是有各种资源、各种力量乃至各方人才汇聚的地方。”

雷士照明成立于1998年底,注册资金100万元,在吴长江的带领下,用13年时间做到了中国照明行业第一,公司现有净资产四十几个亿。快速扩张带来的是对资金的渴求,这就给赛富、施耐德等投资方提供了机会。

资料显示,到2011年底,赛富、吴长江、施耐德电气和高盛分别持有雷士18.3%、15.9%、9.1%和5.6%的股份。在施耐德入股不久,也就是2011年9月,施耐德中国区总裁朱海提名其下属李新宇出任雷士副总裁,分管商业照明工程及项目审批,这是公司的核心业务部门之一。

吴长江开始认识到,施耐德的最终目的不仅仅是投资,于是开始在二级市场持续增持股份。到2012年5月15日,吴长江的持股比例超过19%,高于赛富的18.48%。但这并不能撼动外资股东的地位。这从董事会席位上可见一斑:仅吴长江、穆宇两位代表创业股东,赛富的阎焱、林和平占据两席,高盛的许明茵占据一席,施耐德的朱海占据一席。

2012年5月25日,吴长江“因个人原因”辞去雷士照明一切职务,而接替他出任董事长的是赛富的阎焱,接替他出任CEO的是施耐德的张开鹏。有报道称,朱海、张开鹏在数次内部会议上表示,雷士业务流程和管理极其不规范,要将雷士变成一个法治化的公司。

对于很早就介入雷士照明的赛富而言,公司上市后至今没有退出,还引进了施耐德,并获取控制权,其行为背后的目的尚未浮出水面。不过,业内分析称,风险投资引入施耐德可以提升其手中雷士照明股权的价值,而长远看,其还可能将手中的股权卖给施耐德,后者看重的是雷士的经销商网络。

然而,投资方没有想到的是,不在吴长江掌控下的雷士照明,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模样。分析人士认为,这导致外资股东陷入进退两难境地。如果要扭转公司经营局面,他们应当向吴长江示好。可是,一旦吴长江回归,他们的去路又会成为一个大问题。

小股东该投票给谁?

目前,雷士照明的控制权依然掌握在赛富、施耐德等外资股东的手中,吴长江能否通过召开特别股东大会顺利归来依然不确定;同样不确定的是,外资股东暂时的控制还能持续多久?

“公司绝大多数人还是希望吴长江能够回来,至少99%以上。外资尽管控股,但管理难度非常大。”雷士照明一位人士称,吴长江回来的时间表还没有定,特别股东大会什么时候开、是什么议题,也都没有定。

按照吴长江的看法,股东的目的是赚钱,只有其本人回去才能把公司做好,才能把公司带上正常的轨道,中小股东也是支持他的。可是,这次内斗却引发投资者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如果雷士照明离不开吴长江,公司的长远发展又该怎么办?

在阎焱看来,吴长江本人存在一些问题,如接受过有关部门的调查,涉嫌通过关联交易掏空上市公司等。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7月,雷士照明在重庆南岸区拿到了一块22亩土地,吴长江承诺投资约8亿元,在此建成雷士总部大厦。而当时的南岸区区委书记,正是与吴长江关系密切的夏泽良。夏泽良于2012年3月被带走调查。

且不论阎焱的表述真实性如何,民营企业家在公司上市以后如何转变“草莽英雄”的角色定位,确实是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分析人士认为,从短期看,雷士照明的投资者应当会支持吴长江,但从长远看,应当考虑吴长江的个人优势能否顺利转化为雷士照明的长期竞争力,否则,公司成长虽快,但大厦坍塌也会很快。

另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赛富联手施耐德等外资股东拒不召开特别股东大会,吴长江将会很被动,中小股东即使支持吴长江也不能令其归来。据此逻辑推论,如果雷士照明在没有吴长江的情况下也能回归正常经营,施耐德未来可能会控股雷士照明。

从以往的案例可以看出,跨国公司并购国内民营企业,并不一定就能让被并购国内企业获得更大的发展。背后的原因错综复杂,比如所并购的业务板块在跨国公司的整体战略中并不是很重要,或者最初的并购目的就不是为了做大被并购公司,而仅仅是相中了后者背后的市场与渠道。

雷士照明办公大楼悬挂着四条足足有四层楼高的竖幅,上书“灵魂领袖吴总掌舵,复兴家园指日可待”、“热烈欢迎我们的精神领袖归来”等内容。

排污费湖北在全国率先探索环境税改革

报告称中国近九成城市亚健康

义乌鸟巢温室栽培有机蔬菜实行会员制温室

食药监总局抽检食用植物油分层可能因掺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