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如何让你遇见我[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6:09 阅读: 来源:带轮厂家

深夜一点多了,翠青仍睡不着,在床上辗转反侧。偶尔划破寂静的几声车响显得刺耳、唐突、冒昧。她的头脑昏昏沉沉,思绪如雪花一样飞旋。雪落无声,向天站在雪中,双臂伸展,笑容是那样的温暖。那一刻,青春的绽放被时间定格。

“向天,真的是你吗?”翠青不敢相信,她竭力地将照片中的你和现实中的你翻来覆去地对照着。

“不,我没有看错,那一定是你。”翠青把照片紧紧地攥在手里,在心里坚定地说着。

八年过去了,翠青第一次意识到向天已经不是一个高中生了,如今的他是那样的稳重、成熟、有绅士风度。还开着自己的小车。她全然没有想到时间在他们之间划开的沟壑竟有那么的深。

她在心里一直渴望着,到向天的母校去,看那条两边种满樱花的小路,在樱花纷飞的烂漫时节,和着向天的笛声,迎着风儿跳舞。让向天看到最美的自己。

但如今……翠青不愿意多想,她也没有办法多想。现实是摆在她面前最大的事实。她必须拼尽全力,努力工作,努力赚钱,给妈妈看病,供弟弟上学。爱情只能成为她想象中的东西。她也只能从向天远远的爱里得到一些慰藉。

就这样,翠青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天不亮就起来了。洗漱完毕,把屋子打扫干净。手脚麻利地炒了一碗米饭,用饭盒装好,放在自己的包里,权当是午饭。随后,带了一些干面包,锁上门就匆匆地出发了。她到路口,没过一会儿,就有一辆橙色的公交车迎面驶来。车刚停下,就有一大堆人往上涌,有的挤不上去,就用手把着门让车门没法关。司机在那里大喊,那人却全然不顾。翠青对这样的场面早已司空见惯,便瞅准时机,硬着头皮从那人胳膊底下像鳗鱼一样挤了进去。

“别挤了!”一个戴着大耳环,穿着时髦的女青年冲着翠青喊道,并狠狠地瞪了翠青一眼。

“不好意思!”翠青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连忙道歉。

然后她找了个有扶手的地方站定,松了口气。透过窗户,看到马路上行驶的小汽车里主人安闲的深情,不禁想到:“向天也一定和他们一样吧!不用担心上班迟到,也不用挤公交。”

“翠青”这时,一个清脆甜美的声音在她的背后响起。

“是你,月洁,真巧!”翠青立刻转过头说道。

“喊你几声,都不哼一声,看哪个帅哥把你看傻眼了。”月洁故意调侃道。

“呵呵,我还没问你呢!怎么坐这趟车呢?是不是你们公司换地方了?”翠青一副追根究底的样子。

“我那公司,几百年都不会换地方的。我今天休假,去帮我哥哥接个同学。听我哥说,那个同学真的是年少才俊,还喜欢花花草草。有机会给你介绍介绍。”月洁狡黠地笑着。

“别老是拿我开玩笑了”翠青假装生气地说道。

俩人没说几句话,月洁就下了车。一个多小时后,翠青也到了公司,像往常一样,开了电脑,查看邮箱,回复信件。让她颇感意外的是,两个多月都没有消息的向天竟然给她写了一封信。她打开信,内容很短:“翠青,我这个星期到青岛出差,可否与你见上一面?”她心里既欣喜又有些吃惊。一整天,她的心里都慌慌的,定不下神来工作。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她急忙收拾好东西,匆匆地走出公司。一路上,她都在心里纠结,都在问自己:“见,还是不见?”

时光的车轮又转回到了八年前,那年她上高二。一天,她的许老师拿着一本杂志和四十元的稿费来找她,拍着她的肩膀对她说:“翠青,你的文章《没有豆豆的豆豆节》刊登上了《当代中学生》杂志。继续加油!”听到这个消息,翠青流泪了,那篇文章是她为纪念已然逝去的亲人写的。没过几天,翠青就收到了一封陌生的来信,那个男孩被翠青的故事感动了。信中是满满的感同身受和安慰。那个男孩说他读高三,很愿意和翠青成为永远的朋友。信中还附了一张照片,翠青被雪地中那张灿烂的笑脸感染了。向天和翠青就这样成为了朋友,互相鼓励,互相支持。高考的时候,向天被浙江的一所大学录取,翠青被青岛的一所大学录取,但她因为母亲患了重病,没钱治疗,就直接踏上了南去打工的列车。

但向天依然是她的朋友,那个在她的生命中占据着独一无二地位的朋友。在彼此生命中最关键的时刻,他们选择一种特殊的方式在场。她曾有无数次的冲动,想不顾一切地去找向天。但是,生活在没有交集的生活中的两个人如何能有幸福可言呢?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只是在童话中才上演,在现实中只能谢幕。她不敢奢望什么,她只想做一朵小草花。

所以,对向天那些包含着爱的密码的话语,她只能装作视而不见。钥匙在她的心里,只是她不想打开而已。

翠青没有回应向天的信,而是找了一个让人不太可信的理由搪塞过去了。友情继续着,爱情却悄悄地退席了。向天带着无尽的失落回到了北京。

星期天的时候,翠青到月洁的家里去给月洁过生日。月洁把翠青拉到自己的屋子里,一脸神秘。然后,她小心翼翼地拿出影集,打开。

“你看这个男孩怎么样?是不是很帅?”月洁指着其中的一张照片问翠青。

“不错,不…错…”翠青的脸马上变了颜色,结巴地说道。

“是不是帅得让你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月洁一脸陶醉地看着那张照片,补充道:“他叫向天,就是我上次帮我哥接的那个男孩。很有风度的!”

“你喜欢他吗?”翠青强作镇定地问。

“蛮喜欢的。可是看他的样子,他似乎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月洁若有所思。

“那你还喜欢他吗?”翠青问道。

“他喜欢的人可不喜欢他,上次向天约那个女孩出来,她都不出来”月洁进一步解释道。

听到这些,翠青的心又有些慌乱了。她想换一个话题。但是月洁的兴致依然很高。

“如果北京那边的公司再在我们调人,我就去了。”月洁满是憧憬地说道。

“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我不后悔。人生中宁可后悔,也不要有遗憾”月洁郑重其事地说。

那一刻,翠青又想起了席慕容的诗“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